告别煤炭开采公益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德交流 >  当代德国 

我们不能一直躲在威利勃兰特身后

--„Wir dürfen uns nicht hinter Willy Brandt verstecken“

2022-1-21 15:38:41| 浏览:244|



写在前面:我现在尽量少碰国际政治,因为讨论这种问题,很容易陷入新闻八卦中,并没有什么可以纪念的学术价值。但是今天当我打开新闻,勃兰特总理的照片和新闻标题深深吸引了我。为了纪念勃兰特总理,我还是写了点东西,权当为了纪念而作吧。

 

1-format1012.jpg


仔细读原文,原来是记者对社民党籍的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迈克尔·罗斯 (SPD)关于近期乌克兰东部危机的专访。罗斯在联邦议院工作,曾担任联邦外交部国务部长八年,负责欧盟事务。 自2021年 12 月中旬以来一直担任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

 

威利·勃兰特是我最崇敬的德国最总理之一。正是他在东西方冷战的艰难时刻,突访波兰,并在华沙犹太人起义纪念碑前惊人的一跪,不仅代表德国向全世界谢罪,使德国重新赢得尊重,而且极大缓和了东西方的尖锐对立,为两个德国都赢得了宝贵的机会。不仅如此,勃兰特总理还是最早提出环境保护的西方重要政治家,正式在他的大力推动下,德国环保部才得以成立,正是在他的积极呼吁下,鲁尔区才开始了以大规模环境治理为目标的经济结构调整。总之,他是集良心与责任为一体的伟大人物。

 

正如罗斯先生说的,勃兰特从发展的角度出发,在对待俄罗斯(前苏联)问题上,淡化意识形态冲突和军事威胁,强调妥协和协商的重要性,为德国增加了冷战时代的话语权。然而,通篇来看,罗斯先生的意思是说,随着时代的发展,德国不应当再向俄罗斯搞类似的“绥靖主义”,而是要捍卫欧盟立场,从勃兰特总理的外交阴影中走出来。我个人觉得:

 

首先罗斯先生说的很对,德国最为欧盟真正的领导者,需要捍卫欧盟的利益。但这里有两个逻辑缺陷:一是欧盟需要以一个立场发声,这是德国代表欧盟站台的前提条件,如果欧盟中都是像立陶宛、匈牙利这样的队友,还是省省的好。二是欧盟的立场是什么?是否需要同美国高度一致,是否有能力发出同美国不同的声音,如果没有,维护德国自身利益最好,别逞强。

 

其次美国的利益显然与欧盟利益并不一样。美国需要的是一个可控的欧盟,不是一个平起平坐,有军事自决权的欧盟。虽然在哲学和自然科学领域我们远不如欧洲,但是论“实用主义政治学”,中国人已经玩了几千年,各种实例汗牛充栋。其实如同我们看到的:美国通过操作各种突发事件,让欧盟和俄罗斯互相牵制,互相削弱,自己稳稳控制局面。都别骂我,可能政治家们不是这个卑鄙的出发点,而是有高尚的追求,但事实就是这样,也许结果不是政治家们的初衷,呵呵。

 

第三,俄罗斯的侵略是假象。这几年似乎俄罗斯大有恢复前苏联的态势,一边吞并克里米亚,一边缔造俄白军事同盟,还不忘帮忙镇压哈萨克斯坦的骚乱。实际上这说明了什么:一是现在的突发事件件件直指俄罗斯的核心利益,不是俄罗斯强大了,而是俄罗斯必须旗帜鲜明的亮剑,结果只是顺带的,因为俄罗斯依然够强大;二是如果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和白俄罗斯颜色革命是为了人民幸福,那么西方政治家为什么这么心急火燎呢?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只会造成社会的倒退。为什么美国没有了冷战初期,像对待希腊、土耳其甚至是法国那样的耐心呢?所以,我觉得,又回到了第二个问题上,美国的初心不正。北约的一系列操作只是为了削弱俄罗斯,同时绑架欧盟。

 

所以这次东乌克兰危机的正解应该是,像勃兰特总理说的“要避免威胁和使用武力,要保证欧洲边界不受侵犯”:德国的做法应该是协调欧盟和乌克兰,承诺乌克兰不加入北约;俄罗斯承诺不支持乌克兰东部省份脱离乌克兰。这样谁也没有机会玩火了。然后乌克兰团结、北溪2号什么的都不叫问题。

 

以上是我的“天方夜谭”,接下来是采访正文:

 

记者:罗斯先生,在访问基辅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柏林会见了英、法、德三国外长以及联邦总理,这是一个好兆头吗?

 

一定。会议表明,美国仍愿意与欧盟伙伴密切协调。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想撇开欧洲人,单独与美国解决欧洲事务。但拜登政府已保证,如果没有欧盟或乌克兰,将不会做出此类决定。

 

记者:您对布林肯和他的俄罗斯同事谢尔盖·拉夫罗夫周五在日内瓦的会面有何期待?

 

在外交政策方面,目前正在制定中。重要的是,俄罗斯尽管面临种种威胁,但现在已经回到谈判桌上。布林肯将强化西方的战略,该战略将参与对话的意愿与自卫的意愿结合起来。两者属于同一个主题。

 

记者:拜登周三明确表示,他肯定预计俄罗斯会以某种方式入侵乌克兰。您是否也认为这一定会发生?

 

不幸的是,目前没有人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当超过 100,000 名做好战斗准备的俄罗斯士兵驻扎在与乌克兰的边界上时,人们应该如何评估这一点?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危险情况。2014年俄罗斯公然违反国际法吞并克里米亚,这种违反禁忌的行为深深动摇了我们的信任。

 

记者:你说普京想绕开欧盟。当欧洲安全受到威胁时,为什么欧洲人不能自己与他谈判?

 

探戈总是需要两个人——这意味着俄罗斯也应该准备好与欧洲人进行这种直接谈判。不幸的是,欧盟一再允许自己在外交和安全政策问题上存在分歧。这削弱了我们的谈判地位。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团结和坚定的欧盟。

 

记者:普京能否绕过欧洲,因为欧盟的安全仍然由美国的能力来保证?

 

不幸的是,情况就是这样。欧洲的安全只有在有美国的情况下才能得到保证,而不是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才能得到保证。我们需要在这一领域拥有更多的欧洲主权,而不是与美国脱钩。欧盟只有以一种声音说话,才能变得更加享有主权。东欧和中欧伙伴的安全目前主要由北约保障。欧盟必须变得更强大,但北约不能也不应该取代它。

 

记者:如果欧盟必须对其安全承担更多责任,那么德国是否应该接受巴黎的提议——用法国的核保护伞保护欧洲?

 

这个话题在法国和德国同样敏感。德国传统上明确承诺它没有自己的核武器。但是,通过核共享 ,我们参与了北约的核威慑政策。我们的目标是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不幸的是,我们离那还很远,但这仍然是社民党的愿景。

记者: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军队仍然比许多德国人想的更重要。为什么社民党认为使用硬实力如此困难?

 

我喜欢生活在一个对军事行动普遍持怀疑态度的国家。与社民党一样,大多数德国人主要关注在政治和外交上解决冲突。尽管如此,德国联邦国防军还是参与了十多项海外行动。近年来,我们还大幅增加了国防预算,以尽可能地装备德国联邦国防军并履行我们的联盟义务。但我也说:我们不能梦想世界变得比现在更好。一场可能的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目前在乌克兰边境所经历的事情也危及德国的和平。每个人都应该清楚这一点。德国对东欧负有特殊责任。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社民党政客在与俄罗斯打交道时淡化其专制结构或对邻国的侵略性影响?

 

有时,我也对威利·勃兰特去世近 30 年后的某些人试图解释他的信念语气感到惊讶。我不是他的政策执行人。面对世界和欧洲的根本性变化,我们绝不能躲在威利·勃兰特的身后。在他最后一次精彩的演讲中,勃兰特也说过一句话:每个时代都想要自己的答案。我们必须在不放弃我们的社会民主传统情况下面对新的、不和平的世界。

 

记者:为什么社民党更关注俄罗斯而不是乌克兰?

 

这不是社民党内部的现象,而是符合许多德国人的看法。普京设法将苏联等同于俄罗斯。许多德国人认为,出于对东部灭绝运动的历史责任,我们应该阻止与俄罗斯的冲突。是的,有一个特殊的历史责任,但这也适用于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国家。其次,普京声称俄罗斯正被北约包围。如果你看一下地图,你会发现这个伟大而自豪的国家绝不是被西方防御联盟包围着。

 

记者:社民党是不是应该非常彻底地分析和解决这个复杂的问题,以便在外交政策方面变得更加现实吗?

 

我们应该使东方政治欧洲化,并记住威利·勃兰特的两条原则。一是避免威胁和使用武力。另一个是承认欧洲的边界不可侵犯。近年来,普京一再公然违反这两项原则。在新东方政治的框架内,我们必须更仔细地考虑我们中欧和东欧欧盟伙伴的安全利益。

 

记者:总理奥拉夫·舒尔茨本周表示,如果发生俄罗斯侵略,北溪 2 号天然气管道也是可能制裁的一部分。这对德国外交政策意味着什么?

 

总理表示,如果对乌克兰进行军事干预,所有选项都在桌面上。这种明确性加强了德国和欧洲的外交政策。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保持对话。不幸的是,我们目前不能排除俄罗斯最终会决定升级军事问题。我们现在必须向莫斯科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应该使用政治家和外交官可以使用的所有其他选择——当然这也包括会导致痛苦后果的经济制裁。 


übersetzen von "https://www.tagesspiegel.de/politik/michael-roth-zum-russlandbild-der-spd-wir-duerfen-uns-nicht-hinter-willy-brandt-verstecken/27994126.html"


热门文章

更多

专题文章 Fachartikel

更多

友情链接 Hotlink

申请 Antrag>>


中德文化之桥

晋ICP备15006854号 工作邮箱:unbergbau2015@126.com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资讯

Scannen Sie den QR-Code mit Ihrem Mobiltelefon, um auf weitere Informationen zu achten. BINDUNG